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站长作品 >> 散文 >> 内容

阴阳角

时间:2011-11-24 19:28:56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阴阳角,是一头牛的名字,说这话已经二十多年了。我们队里有十几头牛,几乎所有的牛都有名字或外号。比如“白一顶”吧,这头牛全身以黑毛为主,就脑门子上有一片白毛,因而得名;“懒婆娘”,则是因为那头牛身体上没...

 

    阴阳角,是一头牛的名字,说这话已经二十多年了。

    我们队里有十几头牛,几乎所有的牛都有名字或外号。比如“白一顶”吧,这头牛全身以黑毛为主,就脑门子上有一片白毛,因而得名;“懒婆娘”,则是因为那头牛身体上没什么明显特征,而它总是慢慢腾腾、一幅无精打采的模样,又是头老母牛,所以人们就用懒散的女人来比拟了……。“阴阳角”是一头个头比较大,浑身以黑毛为主,间或也有些白毛的牛,之所以叫它阴阳角,是因为它的角长得特别,左边的角向上翘,右边的角却向下弯,而且角尖正冲着眼睛,所以为了不妨碍它的视线,队里还曾经让兽医站锯过它的那只“阴”角。

    那时的生产队,一辆双轮“胶皮车”(大概是针对淘汰不用的木轮车而言),是主要的运输工具,队里向田里送粪,去县里买化肥,去矿上拉烤火煤,都靠那辆“胶皮车”,而驾辕的牛就是阴阳角。其他小队的“胶皮车”除了有头牛驾辕,前面总还得再有一头牛拉帮套,不然驾辕的牛就顶不住。可是在配合上总难免罗罗嗦嗦,经常出现“乱套”的情况。阴阳角身大力大,且是头极具灵性的牛,它从来都是一牛独驾。那时秦二友,我们称之为二爷的,是队里的车把式,他只要套上阴阳角,往车前一坐,总会情不自禁地露出一脸得意之色。起初队里也曾为阴阳角配过帮套,可阴阳角总是不配合——人家使劲的时候,它向后坐;人家站住的时候,它还往前拉,头能顶住人家的屁股。后来二爷一看这样不行,这头牛是个“别筋”,就不再用帮套了,这一来阴阳角反倒非常听话了。

    阴阳角是队里的一个宝,乡亲们只要说起来,总是说:“真是头好牛!”阴阳角好就好在肯卖力气、任劳任怨,你别说用鞭子抽它,你就是呦喝声稍微大一点,它就会浑身一激灵地往前奔,所以二爷手中的鞭子,从来都不会落在阴阳角的身上。那时候,生产队里主要是让阴阳角驾车,除非到了种麦子的紧要时节,才会安排阴阳角去干拉犁那样的苦重活。拉犁的时候,四五个犁一个跟着一个地犁过去,阴阳角总是打头,这样可以带动其他的牛,但还是拉着拉着就把别的牛甩在了后面,这时二爷就会让阴阳角停下来歇一歇,等一等其他的牛。

    有一年,队里去矿上拉烤火煤,四个小队的“胶皮车”一块去的。装上煤往回走,仍是二爷和他的阴阳角打头,其他三个车随后。在车子要走一段较陡的下坡路的时候,二爷想从车上跳下来,拉住手闸。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了,人跳下去却没有站稳,倒在了地上,二爷下意识地“啊呀——吁”地叫了一声,那阴阳角霎时全身向后坐了下去,后腿在地上搓出了一溜血印子,车轮子刚轧住了二爷穿的长衫,停住了——阴阳角已完全坐在了地上。后面的车把式赶紧赶上来,把车刹住,把二爷从车下弄出来,二爷已是面如土色。大家又抬起车辕,让阴阳角站起来,阴阳角的两条后腿血流不止,二爷立刻将长衫里子撕了下来,给它进行了包扎,并让其他车上一个拉帮套的牛替下了阴阳角驾辕。大家伙都说:二爷,你这条命可是阴阳角给的呀!

    自那以后,二爷对阴阳角更宠爱了,有时二爷晚上到牲口棚去,只要喂牲口的老孟头不在,二爷就会偷偷从料袋子里弄上一瓢精料,给阴阳角吃点偏食。除了二爷本人,任何人都不能使唤阴阳角,在这方面,队长也得让着他,毕竟他是队里唯一的车把式。比如腊月二十几的时候,不少人家开始用碾子轧糕面,其他牲口都可以轮着使,唯独阴阳角谁都不能用。后来阴阳角老了,干不动活了,但是给它的精料一点也没少,这在那个连人吃饱肚子都困难的年月,只有阴阳角有过这样的待遇。

    阴阳角是老死的。队里在对它肢解分肉的时候,二爷家里没有人去,而二爷是全村有名的馋嘴子。现在想来,阴阳角作为一头牛,它活得很有尊严;这种尊严,是它所具有的良好品性赢得的。 

杨新华

2003年3月2日

编辑:披月望云 来源:原创
  • 下一篇:看地
  • 上一篇:二爷
  • 相关文章
    相关评论
    发表我的评论
    • 大名:
    • 内容:
    本类推荐
    • 没有
    本类固顶
    • 没有
  • 东篱网(www.dongliw.com) ©
  • 关于站长 站长Email:yxh583@sohu.com QQ:61037321 冀ICP备16030138号
  • 版权声明:本站古文名句、典故故事、诗词名句、诗联漫话、格言警语、民歌辑览等栏目,依法享有编辑著作权,严禁将本站内容作任何形式的翻版。

    冀公网安备 13040302000948号